默儿
默儿
3年前

爷爷去世的早,父亲十五岁就当了家,下面还领着三个叔叔和一个姑姑,奶奶从未改嫁,守着父亲兄妹五人住在一间破房子里过着艰辛的日子。听母亲唠叨过很多遍,那是我姐出生的那年(我姐是老大)家里盖房子,但是米缸里尽有的一斗米被盖房的师傅吃完了,没办法只好靠外婆送来几升玉米面来充饥,所以我姐没营养个子也比较小。在父亲艰辛的持家下,叔叔们一个人都长大成人,先后都娶妻生子,也有了他们自己的家。但父亲由于压力大性情特别的急躁,常常听到他跟母亲伴嘴,甚至大打出手。但不管父亲是多么的蛮横,在我眼里我的父亲是最伟大的。小时候因为家境不好,父母养过蚕,兔子,猪仔,他们非常会吃苦,我们兄妹四个的学费也因此从未拖欠过。当然,我们小时候也免不了一起做的农活,一起采桑,割草,放牛还有砍柴。那时个子小,其实就算背着空箩筐也会肩膀疼。父亲看在眼里疼在心里,总会上山弄些竹子来给我们篇小箩筐,父亲的手非常巧,总会篇不同花样的筐,村子里的小孩背的筐都没法跟我们的比。 父亲还做过一件伟大的事,那就是我们村的公路,那年我已经十五岁了,父亲当了村长,他是村里唯一能挑起担子来修路的人,五六里的公路要由村里的几十户人家来出,村里没钱还得像邻村买山买地来修路,为了造福村民,父亲拿出了家中的积蓄,跟邻村做了不少思想工作,费尽心思终于修成了一条弯曲的公路。至于修路的国家补贴到近几年才勉强给补上的。

4 2
默儿
3年前

父亲一生操劳,认识不少的中草药,也救过不少村里老少的急性病,乡亲们有点头疼脑热的都会找上门来求助,父亲总会放下手中的活去拔草药…可是,父亲救了不少乡亲们的命却没能救自己,因癌症离开了我们,享年六十六。 在那些病痛的日子里,父亲还一心为我们着想,不管我们说多少的好话他都不肯住院,看着躺在床上忍着病痛的父亲,我们一家都无比的心痛。曾经是那么健壮的人,两个月就瘦成了竹竿似的,每天坐也不是躺也不是,我们兄弟四个,还有母亲,昼夜不停的轮流守着父亲,他的每一个呻吟声都牵动着我们的心。周边邻着的乡亲们总会不停的来探望父亲,父亲虽然没有力气说话,但他会用眼睛来向来人眨眨眼表示感谢,还会向我们示意给客人递烟。父亲很节省,每次吐痰后只用一张面巾纸,给多了他就会摇头。在父亲病痛的两个月里,我从未接受过这是最后的两个月,我总会是对奇迹充满希望。直到最后,父亲终于坐不起来了,当哥哥给他打针的时候他那屁股瘦的连针眼都没地方插了,我顿时吸了口寒气…父亲临走的前一个月还说了这么一句话:“如果我睡过去你们叫醒我,其实没有人愿意死,多看一眼也好。”可是最后父亲痛苦的离去那一刻,我们只有转转地叫了几声,轻轻地推了几下,因为我们看到父亲不再痛了,不再难受了… 泪水常常在深夜迷湿了我的眼睛,失去最亲的人比什么都痛,一年多了,我一直忘不了父亲痛苦的样子,哪怕像儿时那样经常跟母亲打骂也觉得是一种幸福。我最亲爱的父亲你在那边一切可好?最重要的是,你现在不会再痛了…

2 1
  • 1
  • 2
  • ...
  • 4
  • >
友情链接: 糖友家园 杏香园 好乐医 微医 杭州月嫂 杭州市滨江区建业路511号创业大厦6楼
网站地图 浙ICP备13021865号-2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杭州博泰 版权所有

扫一扫进入社区